哪位将军让日本铁军板垣师团遗尸千具溃逃

10-30 来源:奇幻世界 编辑:西红柿
浏览 评论
(www.qihuanshijie.com)

导读:五十九军各部与敌激战至3月16日子夜,号称“铁军”的板垣师团再无抵抗力量,遗尸千余具,向临沂以北溃逃。

在抗日同盟军军官学校

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祖父时任二十九军三十八师参谋长。1933年中冯玉祥移驻于察哈尔的张家口后,组建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,吉鸿昌、宣侠父以及其他一些部队相继加入。此时,祖父正在南京陆军大学带职学习,他冒着被陆军大学开除、被二十九军革职的危险利用暑假秘密赴张家口。据祖父事后回忆说,他之所以毅然去张垣参加同盟军,有着以下三点想法:第一,不抗日不足以救国;第二,不反蒋不足以救国;第三,抗日同盟在张垣的崛起有利于江西红军的反“围剿”。

祖父到张家口后,冯玉祥将军委他为抗日同盟军军官学校专职校长(冯玉祥和吉鸿昌二将军担任名誉校长)。为了培养干部,祖父按文化程度分大专部和高中部,学校分为三个大队,即军官大队、军士大队和学生大队。军官大队学员是各部队的初、中级军官,军士大队学员是各部队的班长,学生大队的学员是各地投奔来的青年学生,其中不少是中共党员、共青团员。

当时,每日举行“朝会”,“朝会”后即进行操练。祖父定期在“朝会”后发表谈话,讲话内容多为:揭露蒋介石消极抗日、积极反共的反动主张,揭露日军侵略野心,鼓励学员反蒋、爱国、抗日的精神。

学校设在离总司令部不远的土尔沟的爱吾庐。课程以政治课为主,用马列主义原着、毛泽东同志论着的一些小册子,苏联出版的书籍和鲁迅先生的着作等作为教材以及阅读书目。学唱革命歌曲也是很重要的课程,学员学唱歌也是分政治歌曲和军事歌曲。学唱军事歌曲和一般歌曲(如开饭歌、睡觉歌、起床歌等)时,放大嗓门教,放大嗓门唱。学政治歌曲则是压到最低嗓门教,压到最低嗓门唱。

在祖父的领导和教育下,广大学员士气很高,抗日救国的情绪不断高涨,思想觉悟迅速提高,中共组织更是蓬勃发展。蒋介石对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十分仇视,他一方面从经济上对张家口极力封锁,另一方面调遣将近20个师的兵力,还配备了飞机、装甲车等,包围了张家口。冯先生不得已宣布解散同盟军。

此时,抗日同盟军中共前委决定西进河西走廊,与陕北红军会师。祖父于是号召全校师生跟随部分主力挺进陕北,与陕北红军会师。同盟军主力部队在前委率领下走北路西进,祖父率学校百余师生随同盟军第二师行动。

出发前,祖父曾经召集大队长、中队长和部分骨干分子开会说,第一,为了活动方便,必要时还要化整为零。现在决定编成五个队,每队四个班,每班十五人左右。第二,大家必须树立坚定的必胜信念。第三,同盟军失败了,为了保存力量,由我率领大家开到陕北苏区,和陕北红军会师。第四,校部决定,从今天起生活军事化,要严格遵守纪律,服从命令,听从指挥。凡不愿意参加者,发给路费,可以回家。

大家同意后,校部给每个人发了一块红布条臂章,上写“我们是人民的武装,为中国独立自由而战”几个字,还命令学员缠在左臂上。祖父告诉大家说:“这块红布是有十分重大意义的,大家不能马马虎虎缠在臂上就算了,一定要缠在原来臂章‘我们是’三个字的下面。”祖父还命令每个学员领一支步枪、30发子弹和3枚手榴弹。途中,祖父又召开了骨干分子会议,给全体学员做了长期行军艰苦奋斗的动员报告。

队伍还未到达绥远境内,就遭到国民党武装的截击。于是前委又决定向东转移,意图奔赴冀东,争取和东北义勇军取得联系。

祖父率领全校师生紧跟同盟军第二师支应遴部。当第二师进到张北县公会时,一部分官兵看到察北地方保安队张砺生部有许多好马,就抢了不少匹。正在这时,祖父带了一名卫兵由张北县城骑自行车路过公会,张砺生部下立即将祖父扣下做人质,声称不交回马就不放人。

支应遴严令部队交还马匹,才赎回了祖父。但就在此时,同盟军第二师被宋哲元的部队包围改编,重归二十九军建制。祖父只好痛心地返回陆军大学。因学校早已开学,遂由宋哲元军部给学校拍发了一份请假的电报,校方没有追究。

两次临沂之战

卢沟桥抗战爆发后,二十九军扩编为第一集团军,宋哲元任总司令兼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;三十七师扩编为七十七军,由冯治安任军长;三十八师扩为五十九军,由张自忠代军长,祖父任参谋长;一四三师扩编为六十八军,由刘汝明任军长。1938年2月,五十九军奉命调商丘,归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,作为第五战区机动部队。在商丘正准备进占国防工事之际,蚌埠失守,于学忠部队撤退,五十九军奉命调徐州。急命向淮北增援于部,五十九军迅将渡河之敌击退,恢复淮河北岸阵地,与敌对峙淮河。

淮北战后,五十九军把淮河防务仍交于学忠之五十一军接替后,又奉调至徐州以北的滕县附近,准备对兖州,济宁之敌进行攻击。正部署间,奉战区令暂停北进,即刻驰援临沂第四十军庞炳勋部。当时五十九军以火车输送至山东峄县,1938年3月12日,以一昼夜一百八十里的急行军挺进至临沂城郊。由于战事紧急,祖父一下火车即陪同张自忠军长前往庞炳勋指挥部研究作战计划。当时,庞炳勋建议“固守城防”。对此,张自忠征求祖父意见。祖父提出:论兵力我方比敌人多,这是我方唯一的有利条件,但就战斗力及武器装备而言,我方则远不如日军。况且临沂城池狭小,让大部队猬集其中固守,容易让日军发挥其机械化的优势。因此绝对不宜固守,相反,应该发动攻势,以五十九军在城外野战,向攻城之敌侧背猛烈攻击,利用夜战近战手段,争取出奇制胜。这样做,不但“可以扬我之长,而且可以攻敌之短”。庞炳勋、张自忠听后表示完全同意。三个人又研究攻击开始时间,当时张自忠认为五十九军刚经过长途行军,应该稍做休整后再行攻击。但祖父认为兵贵神速,战机稍纵即逝,所以事不宜迟,最后大家决定进攻开始时间就在当晚。

五十九军于当晚子时分数路强渡沂河,一举插入日军板垣师团的右侧。日军没想到我军会突然进攻,遂放弃攻城,转对五十九军作战。嗣后双方在沂河两岸,展开了大规模的争夺战,以致战线犬牙交错,阵地失而复得,得而复失。五十九军各部与敌激战至3月16日子夜,号称“铁军”的板垣师团再无抵抗力量,遗尸千余具,向临沂以北溃逃。

将围困临沂之敌击溃后,五十九军奉令酌留一旅归庞炳勋指挥防守临沂外,其余部队即进出于费县,以策应大军之作战。3月20日,五十九军进抵费县。汤头之敌探知五十九军已调往他处后,又向临沂开始猛攻。庞炳勋再次求援。五十九军又星夜回援临沂,向敌侧翼猛攻。此时,张自忠军长征求祖父意见时,祖父认为,我方是艰苦的,但敌人同样艰苦,胜利不是不可能的,应该再坚持一夜。当晚,祖父把司令部的参谋编成若干小组,分派到第一线。相持至3月28日,直到缪澂流及汤恩伯所部援军的到来。3月31日,终于将敌人击溃。

前后两次临沂作战,我伤亡各级干部共八百余员,士兵几至两万人。但敌板垣师团也蒙受重大损失,不能继续西进。此战为后来的台儿庄大捷奠定了基础。临沂战后,为表彰五十九军的光辉战绩,张自忠因功升任二十七军团军团长,仍兼任五十九军军长。祖父也升任二十七军团参谋长,仍兼任五十九军参谋长。

到底消灭了多少侵华日军 一个令人费解的谜团

在各种资料中,中国抗日战争,到底消灭了多少侵华日军,一直是一个令人费解的谜团。

按照美国学者根据日本战中统计计算,在大陆被击毙的日军,共计四十四万余。一位研究抗战历史的专家张忠义先生,旁征博引日军史料,也得出一个接近的数字,45.5万人。国民党军参谋总长何应钦在《八年抗战》中公布的数字则为48万,而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则采用建国后综合统计后的数字——55万。当然,也有对此持有异议的专家学者,比如社科院的刘大年教授,就根据国民党军战地统计数字计算,日军在中国阵亡人数超过100万人。

到底哪个数字是正确的呢?

美国方面使用的是日军提供的公布材料,按说具有一定的权威性。

然而,对日军公布的阵亡人数,一直就有异议。

第一方面的异议是日军的阵亡人数和对手公布的往往差距很大,比如国民党军在台儿庄战役中,认为至少击毙日军一万二千余人,而日军公布的阵亡人员只有两千余,相差六倍之多。一些学者如张忠义先生将其归结为中国军队对战果的夸大。

国军对战果夸大可能有之,但日军的作战记录中,却有很多令人费解之处。

七十万魂不还乡——萨所见日方史料中在中国阵亡人数

例如日军在作战记录中,经常可见“苦战”字样,而公布的伤亡却极小。以攻占洛阳为例,整个战役,日军公布的阵亡人数,区区55人。但其中又分明记载了多次激战,如停车场肉搏战、禹王庙对攻等等,伤亡人数颇有些对不上号。又如抗战初期的山西万全之战,日军有记录称此战中步兵第三联队几乎全军覆没,原因是第三联队本身属于二二六兵变的主力,这些官兵都属于当时的叛军,但惩罚迟迟未作,送他们到中国战场,其意义就是让他们能够“光荣地死”。第三联队的官兵为了洗刷耻辱,在万全城下发动了自杀性的冲锋(不炮击摧毁城墙,直接进行云梯登城),大部战死沙场。然而,与此矛盾的是,同时公布的战报中,第三联队的伤亡合计不超过一百人。

另一方面就是日本靖国神社中供奉的灵位,与日军公布的阵亡人数不符,并且逐年增加,仿佛越来越多的阵亡人员从地底下冒出来一般。

看来,日本的战报,还真让人有些不敢相信。这种战报的权威性早就受到质疑,在太平洋战争中,美军就多次发现日军力图以掩饰自己伤亡的做法造成美军的错觉,并鼓舞自己的斗志。

虽然日方战报的数据说不通,但作为外国人,我们所能够做的,只是怀疑。然而,近年来日本国内的资料统计,却为这种说法提供了新的证据。虽然还无法断定到底有多少日军阵亡中国,但其统计的数字,至少证明无论军事博物馆还是何应钦将军,提供的数字都过于保守了。而日军的战报,则在这些翔实的统计数字面前,彻底失去了可靠性。

比如,日本权威历史学家伊藤正德(《帝国陆军史》的作者)在他的书中,记录战死在中国的日军,共计78万9370人。

而我最近买到的一册日本读卖新闻社编辑的《中国慰灵》,则提供了更为详实的数字。这本书,是一套记录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与太平洋战争中伤亡情况,追悼亡灵的系列图书,包括《缅甸慰灵》、《满州慰灵》、《瓜岛慰灵》等,《中国慰灵》是其中的第五部。

在这一册图书中,读卖新闻社记者统计的日军在中国阵亡总数,超过七十万人,其中不包括苏联红军、抗日联军在东北和中国远征军在印缅的战果。这是战死和战病死的合计人员数字,这符合阵亡人员统计的原则,美日统计太平洋战争中日军在南洋的伤亡人数,也是这两个数字的总和。

这部书中提供的资料,推翻了日本军部所公布数字的权威性。比如,豫湘桂战役中的长衡会战(日军称为湘桂作战),日本军部提供的数据是日军共计阵亡12209人,而读卖新闻的纪录,则日军此战的总阵亡人数,超过十万。

虽然,这还不是最后的数字,但已经比早期美国学者所提供的多了一半……而一半,就是二十多万日本兵埋骨在了中国的土地。至少,这是日本方面的数字,而且,看目前的趋势,随着日方史料的渐渐披露,这个数字只会增加不会减少。

这让我觉得可以松口气,因为刚看了张忠义先生的《抗战八年中国并未取胜》,结尾处张先生以“良药苦口”为重点,点醒世人道:“当年4亿民众难奈60万侵华日军何,有心杀敌,无力回天的悲剧,但愿不要重演!“

我这个普通工程师发现的这一点点日本史料,也许能让张先生安心些,如果侵华的日军只有60万,看来还真不至于让我们的4亿民众无力回天,只怕还要再发照会让日本派10万人来才够埋(还没算打残废的)。

倒霉越南特工队:唱错歌被解放军消灭

到连队驻地不久,我被叫到连部,在连部,看到七、八个陌生的战士。连长指着其中一个战士对我说,“连部决定你们班的战斗小组长(方)

到九班当副班长,这个兵补充到你们班。还有,回去准备一下,带着你们班,天黑前赶到420高地。”

“具体任务呢?”我问了一句。

“420高地那边,是我军步兵的防线,越军的特工在夜里活动得很厉害,步兵受不了,要我们在夜里对付越军特工。到了420高地,XXX团一营的营长会告诉你具体情况的,你按他们的意思再制定行动方案。”

傍晚,我们来到420高地,与步兵接上头,不一会(儿),38X团2营的营长(姓什么记不清了)跑了过来,高兴的紧紧握住我的手不放,连声说: “太好了!太好了!我们夜间有保障了!感谢首长派你们来支援我们步兵的战斗,太及时了!太及时了!有我们的侦察兵,我们夜间就不怕那些越军特工队了!”

看见步兵营长那副盼到了“大救星”的神态,想想我们这尽是新兵的“侦察兵”不禁心里暗自好笑,岔开话题问道:“具体情况怎样?”

“是这样,我军拿下这个(420)高地之后,由我们营接防,与411高地的越军守敌对峙。”顺着2营营长指示的方向看去,在420高地西南侧1000多米处有个树木茂密的山头。越军挖的战壕隐约可见。

步兵营长接着说:“接防之后每个晚上,越军的特工队都会潜到我们阵地前沿骚扰,这些夜里,我们根本就无法消停!我们已经几天几夜没合过眼,神经紧张得快要崩溃了!昨天夜里,他们(指越军特工队)又来了,我们开枪打了一个晚上,今早看看阵地前沿,一根越军特工队的毛都不见,倒是自己误伤了一个兵!” “你肯定是自己人误伤的?”我追问了一句。

“当然!是手榴弹片崩的,还好,伤不重。

步兵营长赶紧说:“你们侦察兵来了就好!来了就好!我们已经安排了,撤一部分(兵力)到山后休息,作预备队。”步兵营长一边跟我说着,一边把我带到高地南侧下方60多米处的突出部,指着下方说:“基本上每次越军都是从这个方向摸过来的,这个地方就交给你们防守。我们(步兵)就在主阵地防守接应你们。 ”

分享:
喜欢 没劲
相关阅读

三保朝鲜:史上中国三次无私保卫朝鲜的内幕

中国与朝鲜,也许世界上的国家,再没有像这样剪不断的缘。中朝历史上,中国三次大规模无私保卫朝鲜的内情却鲜为人知。 第一次保卫朝鲜 十六世纪,日本一位巨人丰臣吉[详细]

'.$tagstr.' 11-02

蒋介石的第一谋士陈布雷为什么会神秘自杀?

蒋介石的第一谋士陈布雷为何神秘自杀? 陈布雷年轻时,以“迷津唤不醒,请作布雷鸣”的如椽之笔,横扫千军如卷席;中年后步入政坛,成为蒋介石的“文胆&r[详细]

'.$tagstr.' 11-02

亮剑缅甸:看中国特种兵如何狠揍美国特种兵?

2003年由于对的插手,方面当时可以说用忧心入焚来形容,如果缅甸军政府真的倒向了美国,我们在缅甸的国家战略利益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巨大损害. 所以除了加大对特区的支持[详细]

'.$tagstr.' 10-30

解密:使陈毅痛失三野指挥权的一封神秘电报

这封电报,直接促成了粟裕获得了华东野战军司令员才拥有的战役指挥权;间接导致了1948年5月,陈毅被调离华野。粟裕虽不曾在这份电报上签名,却于1958年军委扩大会议期间,[详细]

'.$tagstr.' 10-30

二战十大著名女间谍:希特勒竟是被她出卖的

【导读】1920年,俄国著名作家契诃夫侄女奥尔加·契诃夫娃来到德国柏林,随后成了一名风靡全德国的电影明星,还是纳粹元首希特勒最喜爱的女明星之一。然而直到二战结束[详细]

'.$tagstr.' 10-30

哪位将军让日本铁军板垣师团遗尸千具溃逃

导读:五十九军各部与敌激战至3月16日子夜,号称“铁军”的板垣师团再无抵抗力量,遗尸千余具,向临沂以北溃逃。 在抗日同盟军军官学校 “九一八&[详细]

'.$tagstr.' 10-30

揭秘:邓小平最敬畏的开国将军竟然是他

张爱萍性格耿直,是出了名的管不住自己“嘴巴”的老实人。毛泽东说他“好犯上”;叶剑英说他“浑身是刺”;邓小平说:“军队中有两个人[详细]

'.$tagstr.' 10-30

一位神秘中国人抗战中杀死十名日本军官

近年来,对抗日战争资料的搜集越来越深入,这场战争的真实面目逐渐呈现在人们的面前。那份抗日战争中体现出来的韧性,让我们明白作为属于这个民族的一分子,我们有能力承[详细]

'.$tagstr.' 10-29
世界之最十大推荐美女排行世界奇闻明星秘密
热门文章
热门话题
猜你喜欢